有執念的兔子

小透明,热爱各种cp,口味很杂。
不是很喜欢年下,但可以接受。
喜欢写原创人物。
文笔不好,总是弃坑,所以喜欢写短篇。
不过最近挖了三个坑,正在填。
可以叫我兔子。

又一个原创角色的人设【抱歉占守望先锋的TAG】

红 Red
个人档案
全称:维克托·伊万诺维奇·亚诺夫斯基,年龄:80岁
职业:工程师、冒险家
行动基地:乌克兰,普里皮亚季
隶属:(前)克格勃,(前)守望先锋成员
角色类型:突击

简介
“红”装备着一把采用枪刃一体设计的大剑,这把武器近距离可以砍切,远距离可以发射机枪子弹和榴弹。他拥有非常强的再生能力,那标志性的红色装甲仅是用来保护他身边的生命不被他身上的辐射伤害。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他渐渐掌握了控制自身释放的辐射的技巧。现在,他可以短暂的脱离装甲,亦可以使用这份技巧去杀敌。

技能
全自动轻机枪(普攻)
“红”大剑上的机枪部分可以以相当快的速度倾泻弹药,缺点是有效射程近,长时间射击容易造成枪管过热。

爆破榴弹(默认按键鼠标右键)
“红”大剑上的榴弹发射器部分发射一枚爆破榴弹,可以对小范围内的敌人造成爆炸伤害。

三连斩(默认按键Shift)
“红”挥舞自己的大剑对自己面前的扇形范围连续进行三次砍切。因为“红”在过去几乎只对智械使用剑刃部分,所以如果对象是非生物,那么必定造成两倍伤害,如果对象是生物,那么有一定几率仅造成一半伤害。

调整(默认按键E)
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尝试,“红”可以轻松地让自身释放的辐射量处于低、高两个水平。当他的辐射量高并穿着装甲的时候,可以迅速降下自己的辐射量并脱下自己的装甲,这将使他的机动能力达到最高,但会使自己的再生能力下降。辐射量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上升,当辐射量超过位于低、高之间的中等水平后,“红”必须在自己的装甲边上或者再一次使用调整将自己的辐射量调回低,否则将对周围的生命造成伤害。而辐射量处于低水平、且处于装甲边上时使用调整,辐射量会立刻升到高水平,则会大幅度增强他的再生能力以及降低机动能力。但如果没有处于装甲边上,则距离他最近的生物死去。

小心辐射(默认按键Q)
“红”可以将自身释放的辐射量迅速升到强到连装甲都阻挡不了的程度,并强行使释放的辐射避开我方。
对周围的敌方生命造成巨大伤害的同时,对自己造成他们受到的伤害量四分之一的伤害。

辐射(被动)
当辐射量处于中等以上水平时,再生能力到达最大,但如果没有穿着装甲,将对周围的生物不论敌我造成伤害。
当辐射量处于中等以下水平时,再生能力降到最低,即使不穿着装甲也不会对周围生物造成伤害。

PS:武器参考(完全就是(:3_ヽ)_)战场女武神3伊姆卡的瓦尔。

故事
“英雄?不,我只是一个在世间徘徊、设法赎罪的幽灵。”

即使是在他所效力的守望先锋里,也很少有人知道在“红”那套鲜红的装甲下藏着一个怎样的灵魂。
“红”是在智械危机中期被邀请加入守望先锋的,当时他刚刚自愿协助守望先锋阻挡了袭击伊利奥斯的智械,为当地居民撤离争取了足够的时间。他高超的战斗技术和不论遭受多少次攻击都能顽强战斗的毅力,成了他进入守望先锋的投名状。
无论和同伴们并肩作战了多少次,“红”依然只算得上是守望先锋里被爱着的陌生人。或许是因为他坚决不把他隐藏在装甲下的真实身份和任何人分享,或许是他过于异常的耐力,亦或许是他对自己生命近乎于自我厌恶般的不在乎和他对无辜生命的重视两者产生的矛盾,甚至或许是他有些时候过分的沉默寡言,很多时候他确实无法融入团队中。
智械危机以后,守望先锋作为维和部队被保留,而他则被任命为守望先锋的执行官。
在之后的十几年里,“红”为守望先锋立下汗马功劳,他多次带队执行最危险的任务,无数次挽救无辜的生命。有无数的蛛丝马迹表明他的真实身份已经被他的少数同伴发觉。托比昂·林德霍姆和温斯顿依据他原来的武器和装甲为他设计了一套全新的装备,安吉拉·齐格勒高频率地为他做身体检查,莫里森多次应付联合国提出的对“红”身份的质疑。
守望先锋总部发生大爆炸后,大部分的机密档案被公之于众,维克托·伊万诺维奇·亚诺夫斯基这个名字才渐渐被世人所知,世人对“红”的看法也由战斗英雄变成了冷血杀手。
这份被标注为“最高机密”的档案是由好几份来自不同机构的档案拼凑出来的,可能连“红”自己都不知道这份档案的存在。在这些档案中,让“红”身败名裂的两份档案分别出自克格勃和CIA。来自克格勃的档案揭示了“红”的起源,而来自CIA的被害人名单则揭露了这个男人的危险。
维克托·伊万诺维奇·亚诺夫斯基出身于前苏联的一个工程师家庭。在他非常小的时候,他的父母接受了一项重要工作。于是年幼的维克托跟随父母从莫斯科来到了普里皮亚季。在普里皮亚季度过的第六年里,他的妹妹出生了,一家人幸福美满地生活在普里皮亚季镇。他们家除了父母有时会长时间不回家、他必须一个人照顾妹妹以外,和一般家庭没什么两样。再长大一点儿后,他终于知道了父母负责的项目是什么,那就是建设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父母向维克托描述这个项目的伟大,切尔诺贝利是苏联人民的骄傲,它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安全、最可靠的核电站。从那时开始,维克托梦想长大后像父母一样,在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工作。维克托在莫斯科完成了学业,追随着父母的脚步,回到了普里皮亚季,作为一名工程师在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任职,直到1986年4月26日凌晨。
没人知道维克托在那场爆炸中遭遇了什么,但另一件事情却显而易见,那就是那场爆炸摧毁了他的一切,他的家庭,他的梦想,还有他自己。
维克托在那场爆炸中活了下来,并有大量目击者(大部分是负责抢险的消防员)目睹他毫发无伤,或者说不断受伤又不断愈合,从化为火海的核电站中摇摇晃晃地走出来。得知此事的克格勃特工在化为鬼城的普里皮亚季中,找到并在付出十七人遭受致命辐射死亡的代价后将他带了回去。在进行了以维克托为对象的一连串实验后,他们发现了维克托拥有了近乎无限的再生能力和超出常人的身体素质,却无时无刻不在释放着超出致命量几十倍的辐射。他被核辐射永远的改变了。
克格勃的一名特工相信维克托依然忠于苏联,并设法以治愈他亦在灾难中受伤的妹妹为砝码说服了维克托,让他同意以另一种方式为苏联效力。在之后的九个月里,克格勃对他进行了一系列高强度的训练,一位苏联科学家为他设计了隔绝辐射的护甲。
从那以后,工程师维克托消失了,而杀手“红”出现了。
在那几年里,和苏联敌对的国家几乎每隔几个星期就会有一位要人不明不白的死去。
克格勃将“红”当做王牌来使用,而和苏联敌对国家的情报机构却对这一系列的暗杀毫无头绪。
和克格勃预料有所不同的是,“红”在切尔诺贝利事件之后就对苏联失望,他对克格勃的效忠也仅仅是为了和他妹妹团聚。
苏联解体前夕,“红”杀害了克格勃十几名重要人物,销毁了所有他能找到的、关于自己的档案,然后他带着自己的妹妹消失了。
苏联解体后,CIA特工找到了被“红”落下的一份残缺档案,由此得知了“红”的存在。他们根据这份档案中的只言片语,整理出了在冷战后期可能是被“红”暗杀的要人的名单。
“红”真实身份的泄露,和守望先锋的非法秘密行动一样成了人们的话柄,一起促使联合国不得不解散守望先锋。
无数人,其中有一些是当年被害人的家属,在得知此事后立刻要求对“红”执行死刑,但联合国随即公布的在守望先锋总部牺牲的成员名单里,“红”的名字赫然在列。这些人随即转向反对继续将“红”称为战斗英雄,并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游行。
但也有些人提出疑问,是什么让一个冷血杀手成为一名可以为了拯救无辜而奋不顾身的英雄?又是什么让发觉他身份的守望先锋替他保守秘密?
随着“红”的死去,以及守望先锋的解散,知道答案的人要么闭口不言,要么已经去世。再也没人能发掘真相。
但近年来,多次目击报告显示,一名有着一头荧光绿头发的男人英勇地闯入最可怕的战场或者最危险的灾难中,挥舞着原属于“红”的巨型兵器,拯救了无数无辜的生命。


“或许,那只是他的天性罢了。”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