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執念的兔子

小透明,热爱各种cp,口味很杂。
不是很喜欢年下,但可以接受。
喜欢写原创人物。
文笔不好,总是弃坑,所以喜欢写短篇。
不过最近挖了三个坑,正在填。
可以叫我兔子。

【守望先锋同人/原创男主】三足乌·秩序之下

原创男主,某位原守望先锋成员的外甥。
男主有开挂请注意。
私设很多。

01
杨锋从小就非常怕冷,虽然从南极洲回来以后这个毛病稍微减轻了一点,但还是有些适应不良。
他在部队那会儿背着二十五公斤的负重在雪地里急行军就能要掉他半条命,更别提他现在顶着暴风雪艰难地行走在雪山里除了背着两个装满东西的背包,还扛着处于昏睡中的小美。
他从他顶头上司那里接下这个名为“特殊护卫任务”实为“带薪停职”的任务时,绝对没想到陪着小美在喜马拉雅山上收集数据的时候他俩会遭到攻击。
谁会闲得无聊袭击一位气象学家呢?
他见鬼的还为了顺利地过安检,把所有武器都留在了国内!他都是在当地购置武器,然后在进机场前处理掉。遇袭时他身上只有两把在加德满都淘到的廓尔克弯刀能被当作武器,这本来足够应对他假想的敌人,比如街头混混、黑帮分子、野生猛兽之类的。没想到对方不仅训练有素,不是现役军人就是退伍军人,还装备精良,那架武装直升机就足够他在心里吐槽八百字。更离谱的是他们居然知道小美两天前才规划好的登山路线。除了小美和他以外,理应只有他的顶头上司能从他十二个小时前发过去的报告里得知此事。他发送报告用的是军方的卫星通信系统,在他认识的黑客里能从那儿截获信息的也就只有那个“黑影”。
敌人的高素质、准确的情报和他的大意,导致这次偷袭非常成功。他居然在那架伪装成救援直升机的武装直升机扔下整整三罐催眠瓦斯后才反应过来,早就埋伏在附近的敌人他也没有发现。
“寒冷、雪地再加上南极洲那次任务留下的身心失调,这真是最糟糕的搭配。”杨锋无奈地想。
能顺利甩掉对方多亏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雪,但这场暴风雪也让杨锋迷失了方向。两人中唯一熟悉喜马拉雅山的小美吸入了一些催眠瓦斯还在昏睡,他又不敢打开GPS,深怕被那个高超的黑客追踪到位置。结果当他确认敌人即使知道他在哪儿也追不上后,重新打开定位系统,才发现自己完全走错了方向。
距离最近的人类聚居点还有三个小时的路程,而他义肢里储存的电量只够它再运行一个小时了。
等等,人类聚居点?杨锋突然想起临行前他舅舅同时也是他顶头上司和他的对话。
“如果你不肯去见心理医生的话,就抽空去一下这里吧。”
“那座由智械建立的寺庙?但智械怎么可能解决人类的心理问题?”
“我的一位朋友就是在一位智械僧侣的引导下走出自我矛盾的。”
“好吧,但我不想去。”
最终他舅舅还是坚持让他带上那张写着香巴里僧院经纬度位置的纸条。
确认了距离香巴里僧院只有大约半个小时的路程,杨锋松了口气,随即朝着那个方向走去。
当然他死都不会告诉他舅舅他去过那里的,尤其还是因为大意而被人偷袭成功急需援助这种丢脸到家的理由。
杨锋看着近在眼前的香巴里僧院,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和守门的智械僧侣说明了他和他的同伴在登山途中不幸遭遇暴风雪并请求留宿一晚后,杨锋注意到它的眼睛——两个蓝色的光点闪烁了几下,随即同意了他的请求。
“智械之间的交流方式和桀斯很像嘛。”杨锋跟着它进入寺庙的同时想道,这还是他第一次近距离和一位智械交流。
到了寺庙安排的房间,谢过那位智械僧侣并送它离开,请隔壁一位真的是因为暴风雪而留宿的女性登山者帮小美换掉了湿透的衣服让她躺在床上后,杨锋终于歇了一口气。
但事情还没结束,他还没有查清那场袭击的真相。
杨锋找了个隐蔽的角落蹲下,用手轻轻触碰护目镜样式的液态金属头盔,让它和植入在杨锋右手腕里的万用工具联机。橙色的万用工具实在太显眼了,他不知道第几次想为什么当初自己不多花个五十分兑换一个蓝色的隐秘版万用工具。
液态金属头盔在眼前的空中虚拟出显示屏和键盘,它们以半透明的蓝色界面出现在半空中。杨锋打开了万用工具里内置的反入侵程序,随后进入军方的内部网寻找他所需的信息。
因为这次任务是“带薪停职”,所以他不会获得除了情报以外的任何援助。一切都得靠他自己,包括整理情报。
他不认为对方是冲他来的,先不说这个世界上会恨他的人恨的基本上都是“乌鸦”而非“杨锋”,再者对方只对他用了实弹,显然他们的目标是活捉小美。
所以还是那个问题,谁会闲得无聊袭击一位气象学家?
对方说的是印地语夹杂英语,还有他们风格明显的战术动作,说明他们是印度人而且是在印度军队受训的;可以获取他通过军方卫星通信系统发送的秘密报告,说明对方有至少一名顶级黑客;在几个小时内就能组织并派遣一只小队越过印度和尼泊尔的边境进喜马拉雅山,说明对方在这个区域能一手遮天。
那么答案就很明显了。
费斯卡集团。
那么为什么呢?
鉴于他们两个月前就待在巴西,费斯卡集团在南亚地区可以一手遮天,在巴西同样也有这个能力。他们完全可以选择在巴西动手而不是在靠近中国边境的喜马拉雅山。毕竟他和小美都是中国人,在这里动手太敏感了。所以他们的目标不是小美本人。
根据他从内部网里获取的情报,这只被派来的小队是在他发出那份报告后半个小时内从乌托邦仓促出发的。
问题就出在那份报告里,很明显那条登山路线戳到了费斯卡集团的某个软肋。
杨锋从右上角拖出显示着那份报告的半透明虚拟显示屏,盯着它思考了一会儿,随即放大突出了其中的一句话。
“第二天晚上,我们将在小美以前工作过的卓奥友监测站下载近五年记录的气象数据并在那里过夜。”
监测站:卓奥友,守望先锋在喜马拉雅山一带建设的气候监测站。目前处于无人状态,但依据在AI雅典娜的管理下记录气象数据,是守望先锋建立的监测站里少数还在工作的。机密等级A,小美知道位置还是因为她在那里工作过。
杨锋苦恼地捂着额头,他的这份报告可能闯大祸了。
守望先锋解散后,机密等级就成了一纸空文,杨锋没多把它放在心上,也就没注意保密。
他也没注意到自己思考的时候下意识地隐蔽了气息,这让某位同样深谙潜行的人以为他是刺客,向他发动了攻击。
当杨锋听到从侧面传来的破空声时,他只来得及用右手抽出一把廓尔喀弯刀,击落三枚手里剑,同时用空着的左手关掉虚拟显示屏。
来者也抽出了他的刀,那是一把杨锋认识的武士刀。
龙一文字。
机械身躯、手里剑、龙一文字。
杨锋嘴角抽搐了几下,他大概知道对方是谁了。
对方没给他解释的时间,就发起了攻击。杨锋也难得遇见一位和他一样用刀的高手,于是也不想解释了,左手抽出另一把廓尔喀弯刀就迎了上去。
然后,他们被闻声而来的僧侣们用一大堆佛珠埋了起来。

TBC
(我在哪里我在写些什么我真的不知道(:3_ヽ)_)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