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執念的兔子

小透明,热爱各种cp,口味很杂。
不是很喜欢年下,但可以接受。
喜欢写原创人物。
文笔不好,总是弃坑,所以喜欢写短篇。
不过最近挖了三个坑,正在填。
可以叫我兔子。

【守望先锋同人/原创男主】三足乌·秩序之下

原创男主,某位原守望先锋成员的外甥。

男主有开挂请注意。

私设很多。有无限恐怖、龙族还有质量效应的内容。

可能会涉及的cp为岛田骨科(可能会年上吧……应该)

男主的cp是死神。

03

顶着暴风雪翻过崇山峻岭,杨锋觉得自己快要冻死前,他们总算是到了卓奥友监测站。

守望先锋居然是把卓奥友监测站建在一个人工挖空的山洞中,这样山体就成了天然的屏障。出入口也被隐藏得很好,几乎没办法被路过的登山者发现。

“所以说这里面到底藏了什么啊。”杨锋低声说了一句。
到达之后的事就简单多了,小美是这座监测站的第二负责人,凭她的权限可以带任意一位优先等级B以上的守望先锋成员进入卓奥友监测站。源氏的优先等级刚好是B,最麻烦的是他。

他是以前守望先锋亚洲分部成员的身份被他舅舅介绍给小美的,但他根本不是守望先锋的成员,更别提优先等级B了。

守望先锋解散快十年了,能加入守望先锋的人又都是最优秀的军人,他一个今年刚满三十、更别提丢失了近三年时间的人怎么可能有那种资历呢?解散那会儿他刚好是在轮回世界打最后一战。

就连安娜副官比杨锋大两岁的女儿,战功卓越的法芮尔·艾玛莉都没来得及在守望先锋解散前成为其中的一员。

小美这次旅行是为了检查各大洲的监测站,这一路上他没少因为他的身份验证问题想法子应付小美的疑惑。

庆幸的是,他舅舅当时没和小美说他的优先等级是多少,所以在第一次需要身份验证的时候,他就随便撒了个谎说他以前的优先等级太低不过舅舅给了他一张通行证然后把那张万能通行证糊到身份验证器上就能过关了!

但他没试过这张通行证能不能应付雅典娜,主神出品的万能通行证能骗过所有的机器,但无法骗过刻意的检查。过去他在质量效应里刷单人副本的时候,诺曼底号的舰载AI——EDI就识破了这张通行证。

最后杨锋还是实行了他的方案,还好万能通行证成功地骗过了雅典娜。

不过他没发现源氏在这之后开始对他警觉起来,并时刻处于他和小美之间的位置上。

在进门前,小美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她估算了一下暴风雪还有多久才停止。

“距离暴风雪停止还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小美用了不到五分钟就依据她以往的经验得出了结论。

“他们应该会在暴风雪停止后,立刻搜索我们在第二天行程会经过的所有地方。”杨锋看了一眼监测站入口的伪装,他觉得那经不住专业人士刻意的搜索,“我们还是先认定这里的位置已经暴露了吧。能带走的机密都得带走,不能带走的就地销毁。”

对这里非常熟悉的小美领着杨锋和源氏前往控制室,那里保存着监测站工作期间的所有数据。

在经过实验室的时候,她向他们展示了守望先锋在卓奥友监测站秘密研发的大型气候控制装置,那是一台有三层楼那么高的庞大机器。

小美自豪地说,“这虽然只是一台试验机,但它启动后可以改变一个国家的气候!”

“梵蒂冈的?”杨锋随口回了一句。

“……不,像中国这么大的也可以改变。”小美停顿了一下,瞪了一眼杨锋后继续说:“不过因为大型的能耗实在太大,整个中国一年生产的电能都无法让它工作十分钟,所以这个计划被废止了,我们转而开始研究小型化的气候控制装置。”

“我想我知道为什么这里会被列为机密等级A了。”杨锋收回漫不经心的表情,正经起来,“这玩意可以拯救一个国家……”

源氏接过他的话:“也可以摧毁一个国家,就看是谁拥有它,以及那个人怎么用它了。”

“唉?”小美愣住了,“这台机器只是用来遏制全球气候异常的……”

“想想你的无人机吧,它那么小都足以改变一场战局。”杨锋解散道,“而我们面前的这玩意如果在从来没有发生过干旱的地方制造一场干旱或者在从来没有发生过暴风雪的地方制造一场暴风雪,那又会造成多大的伤亡?”

“这……”显然身为科学家的小美无法接受她和她的同事共同研发出的机器会被当作武器来使用的观点。最终她还是接受了,并亲手拆下了这台仪器的核心部件。
“这台机器只有核心部件包含了机密技术,其他部分都用的是公开的民间技术。反正核心又不重,我就带走它吧。”

“这台机器虽然非常危险,但我不认为它是费斯卡集团的目标。”源氏注视着这台已经被小美拆开的机器,“先不说它的保密程度足以让它的存在不被外人所知,费斯卡集团作为一个以建筑起家的商业集团,完全没必要拥有它。很多他们设计的城市就是为了使人类能在严峻气候中生活,如果气候改善,一般的城市就足以满足需求。这明显和他们的利益不符。”

“但这座监测站除了已经停止的气候异常抑制计划,就只有它每天都在自动记录的气候数据了。”小美疑惑地看看源氏又看看杨锋,“除了像我一样的气候学家,还有谁会对气候数据感兴趣?”

“那就先去看看那些气候数据咯。”杨锋说完瞥了一眼他的护目镜左上角显示着的时间,“顺带一提,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一分钟后,小美坐在控制室的电脑前,迅速打开一个又一个的文件,那上面尽是一些杨锋看不懂的气候数据。

杨锋靠在控制室的墙上,看着小美工作。

这三个月里,他和小美从漓江塔启程,走过了三个大洲。

第一个月他们在亚马逊流域和巴西高原研究那里气候异常的原因;第二个月他们在洛根山的育空区域实地实验小美的新装备;第三个月他们回到了亚洲寻找这里废弃的守望先锋监测站。

按原计划,在尼泊尔之后,他们将前往东南亚,寻找守望先锋建设在印度尼西亚的生态监测站。

但是这件事一出,他们的旅行恐怕会被他舅舅立刻叫停。

他会被“带薪停职”不是没有原因的:他搞砸了四个月前守夜人在南极洲监测站执行的任务。

在守望先锋被迫解散后,他舅舅向上面的人提出了一个他们无法拒绝的理由:守望先锋解散后必定会留下各种隐患,必须得有一个措施来应对未来可能发生的各种情况。

随后他舅舅就在守望先锋亚洲分部的基础上加上少数特种兵,改组出一只影子部队。

名字叫做守夜人,大意就是这支部队将在守望先锋解散后的黑夜里守护这个世界。

在他舅舅受伤后,他接手了这支部队。当时他受到了队里很多人的质疑,在那些人看来他的资历完全不够格。不过随着时间流逝他们纷纷打消了疑虑——他在质量效应里被星联授予的N7资格可不是凭空来的。

在那之后到现在的十年里,杨锋带队完成了大大小小数百件任务。论单兵作战能力,他的实力可以在守夜排到第一位。

最后在南极洲,他输给了他自己。

事情的起因很简单,他舅舅接到了一封从埃及发来的邮件,一位女士在里面声称她在南极洲监测站工作的科学家丈夫已经足足十年没有给她发邮件了,本来他们约定好每隔一段时间她丈夫就会给她发一封邮件。
她四处求人想办法联系南极洲监测站,但自从守望先锋解散后,那些有办法的人失踪的失踪死亡的死亡,剩下的也因为种种原因不再开口。

最终她找到了杨锋的舅舅。

经过调查,那位女士的身份被证实,南极洲监测站也确实从五年前开始就非常奇怪的没有向外发出任何消息,只是没有任何人注意到。

于是他舅舅命令他带着一只小队保护救援队前往南极洲监测站。等他到了那里才发现那是一个陷阱,迎接他的是一只全副武装的黑爪精英小队。或许是近年来连续的胜利麻痹了他,没有发现那份邮件的破绽——五年这个时间跨度实在太大了。事后调查那位女士在五年前就被人暗地里杀害了,只是尸体没被人发现。
他们在南极洲监测站不可能得到任何援助,一半以上的人还是非战斗人员。而对方准备充分,装备的武器针对到了他带的这只小队的每一个人,就好像他们提前获得了情报。

他被对面的狙击手选为第一目标,不得不用他的主武器——一把高振动粒子刀硬接对方的子弹,刀理所当然地被从中间击断,被偏转的子弹在又击碎了他半张面具后从他的耳边擦过;智械火力手“灰狼”被用EMP一击放倒;狙击手“夜鹰”被对面的狙击手压制。

在失去了火力手、狙击手的压制,队里的突击手们自然被对面的重机枪压制在了掩体后。失去主武器的他不可能只靠一把P90就无脑地冲进敌人堆里去开无双……

接着救援队里有位医生在后撤的时候摔倒,被子弹击中了腿部,血流了一地。再然后……他的PTSD发作了。

那次任务在他们付出惨痛代价后,还是成功了,成果却微乎其微。他们只带回了气象学家周美灵,其他也处于急冻仓中的科学家全部死亡。

回到部队后,他立刻被进行了精神鉴定。在被确诊为患有创伤性应激障碍后,就被指派了他现在正在做的任务,说看他这次任务表现再决定对他的去留。
然后他就被迫放下了一系列打算立刻开始的针对黑爪的报复行动去了漓江塔。

其实已经很明显了,上面的人因为他的PTSD已经不想再让他当守夜的部队长了。他出门在外的这三个月里,上面的人说不定已经把他完全架空,就等着他回去。免职是一定的了,当不当队长对他来说其实无所谓,反正他舅舅康复后他也得让位,关键就是能不能继续留在守夜人。

最坏的可能就是……

杨锋当然想继续留在守夜人,这是他唯一的人生目标。他尽量不去想最坏的可能性,强迫自己把心思专注于现在的事上。

这件事已经能让他被免职了,能做的就是在被更多人知道前解决掉。

……他现在只希望费斯卡集团的目标就是那台大家伙,这样他就能立刻给他舅舅发短讯要求带队去乌托邦端掉费斯卡集团的总部,也不用担心会被免职。
然而他的希望落空了。

小美在翻完近十年的气候数据后得出了结论:喜马拉雅山地区从十年前开始的异常升温现象可能是因为二十年前乌托邦等众多费斯卡集团下属城市的建成,只不过经过了十年才从印度半岛南部影响到了喜马拉雅山地区。

听到这个结论的杨锋差点觉得三观尽毁:“他们就为了这点儿事费这么大的心思?”

“这不是小事,异常升温足够破坏喜马拉雅山地区的生态环境,而且我想印度那边情况可能更严重。属实的话,根据2023年生效的《赫尔辛基议定书》,费斯卡集团将赔一大笔钱,那可是个天文数字。”小美耸耸肩,随后拿出存储设备打算把数据下载下来,“总之南亚地区的气候异常现象算是有眉目了。我想费斯卡集团设计的那些城市为了保证了城市内部的舒适牺牲了外部的环境。”

她很开心找到气候异常的原因又有点愤怒费斯卡集团的不负责任,看出这一点并不困难。

经过这三个月的相处,他知道小美在经历了那种惨剧后还游历世界是为了查出威胁着这个星球生态系统的真正原因,以此告慰她牺牲在南极洲的同伴。

“但你刚才说了‘可能’。”源氏抬头看了看屏幕,“这些数据不能板上钉钉地证明吗?”

“不能。”小美叹了口气,“这里毕竟离乌托邦太远了,这些数据只能作为间接证据。”

“我有个想法,既然他们阻止你们前往卓奥友监测站,那他们就是知情的。”源氏笑着说,“他们那里也应该有具体的数据吧?不如我们去乌托邦……”

“等等,这太危险了。”杨锋赶忙打断源氏,这就过头了,他觉得把卓奥友的机密带走就这事就可以算完事了。

“你真的是廖的外甥吗?他可不会临阵退缩。”源氏双手抱胸,审视着杨锋。

“我这不叫临阵退缩好吧?没有身份证明就算只是靠近乌托邦都会被哨戒炮射成筛子……”杨锋说到这停住了,反应过来源氏刚才没在开玩笑——他是真的在怀疑杨锋到底是不是廖的外甥。

说起来,在进入监测站后,源氏就一直处于他和小美之间,他在之前做了什么让源氏怀疑他身份的事。

想了想也就只有进门时刷卡可能引起了怀疑。

那他真是太冤枉了,被逼着伪造身份那明明是他舅舅的错。

等等……伪造身份?

外面不就有现成的身份证明能让他进入乌托邦吗?

当然他得先应付源氏的怀疑。等等他为什么就一定要去乌托邦?

心里一个微弱的声音对他说,他得帮小美把证据弄到手。

这没错,他有必要去一趟了。

TBC

评论

热度(1)